随手摸鱼~~

(短)无知

  李白静静的擦着剑,时不时的咀一口酒,他看见冰冷的剑身上倒映出他的影子,银白的长发深邃平静的瞳孔。忽的他想起这把剑曾陪他醉挑桃花,仗剑天涯,闯过东南西北,陪他大漠黄沙。
  
  可他又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肤色奇怪的青年,当李白手中的剑穿过他的胸膛时,他脸上瞬间的痛苦与不可置信。

“太白……”青年倒在地上,鲜红的血液被干渴的地面大片大片吞噬,那双冰冷莹绿色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。李白握剑的手有些 不稳,心口带着些闷疼,与不明所以的惊慌……

      复饮一口酒,李白这才反应过来,这不是他常饮的桃花酿,什么时候他开始喝药酒了?
  
  李白放下酒葫芦,轻抚着剑身,明明是...

© 作为一个音乐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